当前位置:主页 > 今日图赏 >【那些老人不知道的新媒体】风传媒营运长温芳瑜:网媒不但内容为 >

【那些老人不知道的新媒体】风传媒营运长温芳瑜:网媒不但内容为

【那些老人不知道的新媒体】风传媒营运长温芳瑜:网媒不但内容为

谈到新媒体,你脑中会浮出哪些名字?INSIDE 曾经介绍过不少风格特异,主题性色彩强烈的新媒体,例如 连结两岸三地的端传媒 、 聚焦国会的沃草 等等。而在台湾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新媒体中,「风传媒」俨然是个不可忽视之其中一员,一方面承接了媒体「专注」传统价值,但另一方面也在「网路化」、「社群化」与「资料化」作了不少尝试。这次 INSIDE 邀请到风传媒营运长温芳瑜,为我们聊聊开站两年多来,风传媒在原生网路新闻的道路上如何不断尝试、突破, 一路成长至今。

说是新媒体,但本质更像网路公司

「风传媒并没有出售计画喔!我们还準备 扩编人才 。」一驳日前许多风传媒动向的网路谣言,温芳瑜营运长表示风传媒两年多来虽历经了许多挑战,但如今已小有累积,正处于新一轮的扩张阶段。

「严格说来,在内部我其实不会把风传媒称作新媒体。」纵使 Facebook 的自介页面明确写着「一个国际视野、多元观点、正向力量的新媒体」,不过在谈起风传媒的自我定位时,温芳瑜这句发言确实让人有些意外。但她解释,网路媒体会被许多人定义叫「新媒体」,其实只是一种相对性的,在面对平面、报纸等传统媒体时的称呼。毕竟,网际网路出现已经 20 几年,严格说来也不算太新。因此有着游戏橘子和 Yahoo 奇摩历练的她,还是比较喜欢把风传媒称呼为一间原生的「网路公司」,不但落实网路业的营运策略,也致力于把许多网路业的思维内化在内容产製上。

举个最明显的例子,过去平面报业与电视强调专业分工,需要较庞大的体系方能完成一则新闻产製。但对媒体有所认知的人都知道,网路早就已极大、极快的方式冲击这个产业。20 年前在业内需要开一场一场的会议,层层上签才能决定的一个决策,现在很可能五秒就要拍板定案。像一些来自非网路业的同事,在刚开始常被温芳瑜决策的速度吓到,往往开完会就说「对!这件事就这幺定了,赶快做!」温芳瑜强调在网路业思维中,「尝试错误」不是问题,失败了再改就好,但不做、不改才是最严重的事。

内容为王但仍须「土法炼钢」,不断尝试,找出让人感同身受的写法

落实在风传媒社群操作与内容也是一样的道理。温芳瑜表示,风传媒在成立初期除了优秀的新闻人才以外其他资源都相当缺乏,所以也只能「土法炼钢」不断做 A/B Test,从大量失败中找出解决方案。例如一开始风传媒比较偏向在 Facebook 贴文中贴一段结论,想让读者们在 Facebook 上就能获取最精华的资讯;但点击率一直起不来,原因就出在读者看完结论后就不会想点进来了。那怎幺办?Facebook 贴文方法并不在传统新闻学的範畴中,他们也不想更动成太过耸动的标题骗取点击数,后来终于确认用「贴近每个人生活、与网友对话式」的口吻,想办法改写原本重要但严肃的部分,让读者跟文章感同身受,有所连结才是有效的作法。

在新闻内容部份上,风传媒希望真正做到「广纳多元观点」、促进大家的「独立思考」能力。不仅蓝绿,甚至从中共红色观点出发的报导或文章都有,因此,高品质的读者投书和世界各地主动前来询问开设专栏的各行业专家都越来越多。除了主流的政治、国际、财经、军事新闻以外,他们也尽量触及一些位于社会角落或边缘,需要大众更多关怀的议题。以南铁东移为例,这个事件因有区域侷限性,一般民众的关心程度低,但是编辑部还是会特别针对此类新闻进行系列报导,事件初期由记者进行专业性的新闻採访与分析,随着事情逐渐被大众关注,这时社会则需要各方不同的看法相互讨论,风传媒就会扩大力邀该领域专业,或对社会观察比较细微专家学者一同邀稿发文讨论,形成观点。

此外温芳瑜认为,网路原生跟传统新闻写作最明显差异之一,就在于能不能「即时」引起读者讨论,甚至到共鸣之程度。这并不是指称网路读者喜欢什幺就写什幺,像年金改革、法案更动等题材较严肃,或是结构较複杂的新闻事件,风传媒就会力求「懒人包」策略,尽量用清楚易懂的图表或是用更白话的调性呈现。

资料新闻俨然成为招牌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读者们也会发现目前风传媒的文章除了政治、国际、社会等传统新闻分类外,也有「风生活」、「学长姊说」与「风书房」等等区域。乍看之下有一点传统报类「副刊」的味道,但温芳瑜认为这两者的知识性和速度感上可是差非常多。

风传媒目前内容产製团队有分「记者、编辑」与「内容製作人」两个部分,上述这些区域就是由后者所负责。这部分的同仁尽量找属于「网路原住民」的年轻一代担任,只要制定大原则与方向,再透过讨论脑力激荡,这些对网路内容有热情的同仁们很快就能在世界文化、科学、食安、职涯、深度娱乐或阅读等等各面向的主题上,自行产製或从精选的合作伙伴授权适合的文章。

【那些老人不知道的新媒体】风传媒营运长温芳瑜:网媒不但内容为
风传媒本次资料新闻专题「用电大搜查」

资料新闻可说是另一个网路与传统新闻最大不同之处。温芳瑜表示,过去传统媒体呈现资料的工具与表现型态有限,但在网路时代资料收集与分析都有长足的进步,资料新闻可说是记者、编辑、资料科学家、使用者经验研究者、工程师与视觉设计师共同工作的心血结晶,至今已经是风传媒新闻产製中十分重要的部位,其要点在清晰、易读,而并非花俏。像八月份的「用电大搜查」专题就是很典型的一次报导。据风传媒的资深主编杨海兰表示,这次用电大搜查是与外部顾问 DSP 智库驱动合作,蒐集全台北市 456 个里,270 万位市民的用电资料,由 DSP 分析基础资料,再依据人口特徵、用电习惯所设计出的互动式报导。此外,风传媒也将资料新闻规划出「风数据」这一块专属区域,每篇资料报导都会由 1 位记者与主编共同规划内容,再与 2 位以上的网页设计师、工程师合作产製图表。

「打破同温层」成未来大方向

「不管从流量或是打破同温层来看,媒体必须想办法找到与社群平台『相处』的更好模式。」温芳瑜坦承,虽与同业相较比例已相当低,但 Facebook 还是风传媒社群流量的最大来源。媒体若把大多重心放在 Facebook 上,只要一改演算法立刻得紧张兮兮的现况显然也不够健康。而想要提高自然流量,温芳瑜也认为没有什幺偷吃步,只能下最基本的苦工精进每篇报导的内容水準。但跟开站初期有「吃力不讨好」的感觉相比,时间累积下来,现在风传媒也已有一群不算少的固定读者支撑起自然流量。

而推出个人化首页,就是风传媒另一项「打破同温层」的方法。现在网路的新闻与内容越来越多,但单一读者一天的阅读时间也有限,「如何将对的内容送给对的读者」就变成一件越来越重要的事情。温芳瑜表示将在「头条」、「重要性」、「热门」、「时效性」、「个人偏好」、「朋友看什幺」等等多个因素间找到动态平衡,改善 Facebook 演算法只依据周遭朋友看什幺推文的状况,甚至可将相关资料与技术输出至广告版面上。

另一项风传媒的未来计画则是相中了「粉丝经济」的模式,规划直接回馈给作者,混合订阅与赞助的线上付费系统。温芳瑜这幺表示:

目前台湾六到七年级生很习惯网路完全免费的环境,但风传媒就是相中 90 后的网路原住民族群,会将在网路上付费视为很自然、正常的一件事。如今正是他们步入社会,需要更大量、更专业资讯的时刻。这套赞助系统也不仅仅会使用在风传媒自己身上,而是进一步将其服务化,授权给其他网站使用。

除了这两个计画外,风传媒也正筹画藉由媒体本业作为支点,进而发展多项对外的服务与机制,包括新型态的网路影音和电子商务等等,还是以优质内容为核心,希冀为网路媒体产业找到能够永续经营的商业模式,并带给台湾社会更多元之意见及思辨对话。

成立两年多来,风传媒俨然从一开站单一之「政治调查路线」逐渐走向更多样化、社群化的道路,持续巩固核心之外,採用更加贴近使用者与社群的做法;更值得注意的是包括风传媒本身,众多新媒体渐渐发展成跳脱贩售广告版面的商业模式,新媒体普遍无法再单赖以传统的广告版面维生,更不再是被动等待业绩流入,必须积极开发新的模式来提供更好的互动及服务。说到这,读者您对风传媒与新媒体的将来又有哪些想法或建议呢?

  
上一篇: 下一篇: